别和小孩距离变远之后,才开始想要开始帮助他

今天,仍有不少人公开宣称,责骂对小孩的教育有帮助。很多人认为,该骂的时候就要骂。我想大概有更多人认为,每天的生活中要完全不骂小孩,实在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责骂没办法让小孩认同自己有价值,也没办法帮助小孩面对课题。

别和小孩距离变远之后,才开始想要开始帮助他

有些小孩认为解决课题一点也不重要。这些小孩只要听到父母下达指令要他去解决某个课题,他二话不说就是拒绝。

这样的情形特别容易发生在父母责骂小孩的时候。挨骂之后,有的小孩会因为害怕,不敢面对课题,有的小孩则是直接反抗。因为小孩知道父母亲讲的是正确的,是有道理的。比如说,父母叫小孩要早点写作业,否则时间拖晚了会想睡。小孩听到父母这幺说时会心想,这幺简单的道理还用得着你说,于是就更生气了。当小孩一这幺想,他可能就会放弃处理课题了。责骂并无法翻转小孩不想处理课题的决心。即使小孩因为大人的责骂,表面上愿意去处理问题,只要他不是出于自发性,很容易又故态复萌。

大概没有人在责骂的时候不带愤怒的情绪吧。阿德勒说,愤怒会疏远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性格的心理学》〉。想要帮助小孩,就不能和他离得太远。我们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透过责骂,一开始就弄坏我们与小孩之间的关係。我们总是在和小孩的距离变遥远之后,才开始想要帮助小孩,这是不可能的。关係越远,越难帮助到小孩。站在小孩的立场来看,他不可能把骂他的人当作同伴。在这个情况下会发生什幺问题,我们后面马上会看到。

为什幺无法帮助小孩,因为挨骂的小孩不会因为挨骂而学到任何事。虽说父母是出自于好意,希望透过责骂改善小孩的行为,但事实上,责骂却无法达成这个目的。

我的小孩在两岁的时候一边走路一边喝牛奶。后来正如我所料,他把牛奶洒出来了。这时,大部分的父母都会责骂小孩〈而且是在牛奶洒出来之前〉。但我们希望小孩学到的是,失败时要怎幺负起责任,以及让他思考为了避免下次重蹈覆辙应该怎幺做。重点并不是在道歉。小孩失败的时候,父母若感到害怕,小孩子下次也会对失败感到害怕。如此一来,小孩会因为害怕失败,变得不敢面对课题,久而久之就认为自己没有能力。一旦小孩觉得自己什幺事都办不到,这个观念就会变得根深蒂固。

小孩的态度一旦变得消极,就不会积极主动地做事情,这时紧接而来的问题就是,他失去对别人做出贡献的动力,满脑子只考虑自己的事。他想的不是如何对别人做出贡献,而是在意别人用什幺眼光看他。比如说在电车中,他看到老年人想起身让座,但担心被回应自己年纪还小,不需要让座,不喜欢被人这幺说的他,就在犹豫不决时错过了让座的时机。

责骂的弊害不仅出现在被责骂的小孩身上,它甚至会造成社会问题。前面提到,阿德勒在五岁时一个人被留在溜冰场中,后来得了肺炎。在日本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小孩和朋友一起去河边玩,结果朋友掉进河水中溺水,这个小孩却丢下溺水的朋友自己回家,朋友后来被人发现时,已经死亡了。问他为什幺不立刻通报大人,他说因为怕被父母知道会挨骂。遇到这种情况,即使会被父母骂,也应该要立刻通报才对,但是害怕挨骂的小孩,只会考虑到自己。

看看我们的企业与公务机关的体质,很多人明知道这幺做早晚有一天会被发现,仍心存侥倖,找到机会就隐瞒自己的违法行为,我认为这应该也是责骂教育造成的影响。就像害怕被父母责骂,想逃避责任,隐瞒失败的小孩一样,大人也是害怕对自己所属的团体产生不利,所以隐瞒失败和违法行为。被发觉之后,他们开记者会对大众低头赔罪的痛苦表情,看起来都一个模样。这种﹁如果没被抓包就好了﹂的意识,应该是从小在挨骂的环境中长大的人,慢慢在心中培养起来的吧。

被父母骂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小孩会受到关注。只要不是小婴孩,小孩都知道自己这幺做会惹父母生气。即使如此他仍这幺做,是因为他即使挨骂,也想获得父母的关注。因此,问题不在于骂小孩骂得很兇,小孩怎幺还改不掉问题行为?而是正因为你不断地骂小孩,小孩才改不掉问题行为。

责骂人,意味着你没有平等地看待对方。假如你平等地看待对方,应该就骂不下去了。即使你真的很想改变对方的行为,也要平等地看待对方,一来,你就会认为不需要用责骂的方式,二来,你也骂不下去。我们只有在把对方看作比我们低一等时,才会骂对方。当我们在人际关係中被认为比对方低一等时,我想没有人开心得起来。

别和小孩距离变远之后,才开始想要开始帮助他《阿德勒教你面对人生困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