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伯陈风:不是我勇,是神给我刚强壮胆

制伏捷运喋血案主嫌郑捷的62岁陈风弟兄,一夕之间成为媒体及众人口中的「勇伯」,走到哪都有民众找他要一起合影。

 

透过媒体,大家印象中的陈风,是一位面对杀人魔而毫无惧怕的勇者,但不知道的是什幺力量让他没有畏惧?大家也知道陈风是见义勇为主动从对向列车跳下月台来救人,但不知道的是在那瞬息之间,其实是有股力量对他说:「你要下去」。

 

到底勇伯背后那股力量是什幺?明知道很多媒体都不会写出来,但陈风接受採访时一定都会说:「我是基督徒,有基督在我里面,我就不害怕,是神的力量在护庇我!」

 

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

移居美国佛罗里达州的陈风,此次回台是要探望及陪陪92岁的母亲。他于1994年在美国信主,刚信主的他,最熟的诗歌就是「不再是我,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他也时常跟主祷告说:「I am here我在这里,主阿你来使用我!」愿将自己余生奉献给主。陈风没想到的是在信主满20年时,这首诗歌及这个祷告竟如此实现出来。

 

陈风回述当天五月21日午后的情景。那时他从捷运永宁站要搭到西门站去看病,行经江子翠站时,听到两个女生在月台上高喊救命,声音的惊恐与凄厉让人头髮不禁竖起来。陈风一开始还以为在演电影,但当他看到月台上民众四处逃窜,以及对向车厢内血流如注的景象,当下真是人间炼狱。

 

陈风与几位见义勇为的民众要把郑捷围到角落。陈风说,第一眼看到他,就觉这人眼神不对,「当下圣灵在我里面,圣灵充满,我不能让这恶魔再继续杀人」。陈风请身边民众稍微站开一点,怕打斗时刀会伤到无辜,他摆好三七步姿势对郑捷说:「你过来」。

 

陈风模拟擒拿动作:郑捷刀刺过来,陈风手一挡,把他的手拉一下后刀掉了,陈风扑下去压制他。陈风感恩地说,「感谢主,他另外带的一把小刀从口袋掉出来,不然压制时就有可能被他刺伤」。郑捷的身高比陈风还高,又学过跆拳道,虽然到目前陈风的手肘及额头仍在痛,但陈风很感谢神的保守。

 

神带着我争战

「有股力量跟我说:『你要下去』」陈风回想,他搭车刚好经过江子翠,当时灵里有个感觉,让他在车厢门关上前的一两秒跳下列车。「自己也觉得奇怪,但那一刻就很镇定,像是有力量推我下去。」他说,现场景象让人看到腿都软了,但「就像是神在带着我,带着我要去跟他争战。对方是杀人魔,谁都会怕,可是自己心里却很笃定」。

 

事后陈风回想自己怎幺会有这种力量?他说,「真的是神在做,不是我自己做的」。回家后,陈风的姊姊唸了他一下,很担心弟弟的安危。陈风跟同样是基督徒的姊姊说:「有神催促你(去行),神一定保守平安!」

 

个性低调的陈风,事件后继续去西门看病,心里也好好沉澱向神祷告。他并没有主动跟人谈起这件事,但媒体透过警方找到他,隔天各家媒体都来报导他的勇敢事蹟。陈风很清楚,「人怕出名猪怕肥,这一切都是主做的,我不能藉此出名」。

 

陈风抱着为主作见证的心,受访时会公开讲自己是基督徒,所做的只是按照圣经教导「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主同行」。各家媒体也问他为什幺不怕?他的回答是「耶稣跟我同在,所以不怕,这不是自己的功劳」。有媒体来电问他市府有无表扬他?陈风的回答仍是「我是基督徒,基督徒做任何事都是感恩,有或没有表扬都无所谓,因为奖赏在天上,做主的事最重要」。

 

「勇伯」开启福音机会

事件后这几天,神也为陈风开启一些福音机会。他说,这几天他遇到人生第一次搭计程车不用付钱。当时他在车上,司机认出他是「勇伯」,就聊起自己的两个儿子跟郑捷的情况很像,天天打电玩,脑袋里充斥着虚幻,大儿子还因此送到精神病院。司机问他:「该怎幺办?」陈风语重心长地跟司机说,「只有耶稣才能救你们家,邀请你们到教会来」。

 

回台时是在台北市召会四十三会所聚会的陈风,24日(周六)也辅导一位未信的弟兄,陈风分享自己信主20年来的见证,跟对方整整聊了三个小时。

同样是24日,陈风的母校台北成功中学刚好举行校庆,就临时邀请他参加,公开在全校师生面前颁奖给他。陈风的擒拿术,就是在母校的国术社时开始练。当天他见到许多老同学,有些同学已当到政府大官,但脸却很苦,陈风同样跟所有人说:「我是基督徒」,希望更多人能认识福音。

 

亲子、媒体、辅导三建言

对于这次事件,从国外回来的陈风以旁观者清的角度提出建言说,「亲子教育」、「媒体界线」、「辅导机制」是台湾需要看重的。他认为,郑捷学历不错、家境富裕,为什幺还会犯下这样的错误,父母疏于管教是一项关键。喋血事件后,电视不能一直播,在美国是不会播出犯罪者的相貌,也不会去讲犯罪细节,都是用画图呈现,为的是避免塑造罪犯成为英雄。像台湾现在还有郑捷的粉丝,这是不对的。他呼吁处理这类新闻需要有规範,不然会带出错误的示範。另外,台湾需要加强心理谘商与辅导机制,事先做好预防。在美国,教会的力量也会适时介入,也可作为台湾教会的借镜。

 

面对像郑捷这样的边缘人,陈风建议父母及学校要多观察与留意,孩子若真的需要帮助与辅导,家长不要怕会丢面子而错失挽救机会,可以转介到专业机构。他提到,这类型犯罪者都不会有前科,我们需要思想还有多少家庭里有这样的孩子,政府也需要来帮忙这样的家庭。陈风也强调,「最根本的方式是让孩子来教会,认识耶稣生命改变」。

 

为伤者与亡者家属代祷

哪一节圣经最符合心境?陈风引用了腓立比书一章20节:「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是他在这次事件中最大的领受。

 

他说,大家称他「勇伯」,其实「不是我勇,是神在我里面,给我刚强壮胆」,「勇」,是从神而来;而「伯」,则是突显62岁的他仍被神使用,他鼓励每个基督徒,「神使用每个人,有年纪仍可以为主尽功用」。

 

现在的他,每周固定陪着妈妈到住家附近的三树灵粮福音中心参加长青崇拜,妈妈90岁信主,让陈风非常感恩。而他往返台北还是会搭捷运,「每次经过江子翠站,我就以祷告的心为伤者与过世者的家属代祷」,陈风期盼从神而来的平安与安慰,重新临到台湾这块土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