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今天不缴税:以慈善之名,行盗贼之实

硅谷今天不缴税:以慈善之名,行盗贼之实

  旧金山湾区已经迅速成为美国最富裕的地区:美国人口普查局去年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区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为96,777美元,全美平均则为57617美元。同样在加州圣荷西,非营利慈善团体「圣心社区服务」致力于协助低收入户,为其提供食物、衣服、保暖被单和救助服务,但实际上2017年他们所收到的捐款比前一年还要少。圣心基金发展经理吉尔‧米特奇(Jill Mitsch)说:「我们仍不确定真正原因为何。」它不是唯一一间因为捐赠资金不足而烦恼的非营利组织,2016年硅谷联合劝募(United Way of Silicon Valley)就因为捐赠金额连年下滑,最后只能裁员与其他地区的组织合併。

  当然,并不是说硅谷的有钱人没捐钱,包括马克‧佐伯格(Mark Zuckerberg)、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赖利‧佩吉(Larry Page)在内的大企业家都签署了「捐赠誓言」,承诺将大部分财产捐出来用于慈善公益。但问题是这些所谓的慈善捐款,大部分都没有进到有需要的社区。

  造成这种窘境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可能影响最大的原因是一种名为「捐赠者建议基金」(donor-advised fund)的捐赠模式越来越受欢迎。顾名思义,这种基金会帮捐赠者开设专属帐户,捐赠者拥有资金运用和投资方面的建议权,同时还能享有税收减免。然而,它的透明度不高,也没有法条硬性规定投入的捐款必须实际使用。

  富达慈善(Fidelity Charitable)和施瓦布慈善(Schwab Charitable)是这类基金最大型的两个团体,2014年他们共持有圣马特奥和圣塔克拉拉郡客户的22亿美元捐款。据2016年针对硅谷慈善事业的报告书《The Giving Code》显示,与2005年相比它们收到的捐款金额大幅增长了946%。法律将捐赠者建议基金分类在公共慈善组织,而不是私人基金会,因此它们没有一定要使用捐款的义务,而且也不用透露太多细节。正因为能够减税又不一定要真的把钱花掉,与其将大笔财产捐给规定複杂的私人基金会,有钱人现在更倾向设立捐赠者建议基金,反正目的都是为了减税。

硅谷今天不缴税:以慈善之名,行盗贼之实

  硅谷的有钱人便这样不断向这些基金捐赠。根据彭博社报导,高盛慈善基金去年从WhatsApp联合创办人简‧库姆(Jan Koum)手中收到1.14亿美元,从爱默生集团(Emerson Collective)创办人劳伦‧鲍威尔‧贾伯斯(Laurene Powell Jobs)那收到5.26亿美元。波士顿学院的法学教授雷‧马多夫(Ray Madoff)对此评论说:「『捐赠者建议基金』每年以几十倍的速度成长,但没有任何一间非营利组织的成长曲线长这样。」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硅谷非营利组织负责人批评,这种基金会对于如何运用善款毫无兴趣,他们在筹募捐款方面非常「积极进取」,但在「建议客户该怎幺时又畏畏缩缩」。

  史丹佛慈善与公民社会中心副主任罗伯‧赖希(Rob Reich)亲身实验,他花了五千美元(捐赠的最低金额)开设捐赠者建议基金,然后等待后续发展。但是他等了又等,基金会几乎没有与他联繫:没有关于哪个非营利组织可以合作的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没有职员是否在社区找到合适的慈善机会,也没有关于捐款怎幺管理的报告。

  儘管捐赠者因为开设捐赠者建议资金享有巨额的税收减免优惠,但这种基金与私人基金会不同没有硬性的支出规定,后者每年需强制分配5%的资产。《The Giving Code》作者之一,致力于慈善事业和社会改革的顾问公司「Open Impact」联合创办人海瑟‧葛兰特(Heather McLeod Grant)指出:「捐赠者建议基金对于资金分配和运用毫无紧迫性,也没有强制力。」非营利性组织顾问艾尔‧康托尔(Al Cantor)也表示自己碰过许多有钱人,他们设立捐赠者建议基金是为了让子女将来学着分配资产和慈善事业——意思是他们根本无意在有生之年使用这些名为慈善的财产。

  赖希还提到,基金经理因为管理捐款而拿到服务费,因此他们毫无动力鼓励或建议捐赠者将资金用在哪些地方。基金的透明度也是另一个问题,虽然基金会必须提供他们从哪里拿到捐款的详细资讯,但捐赠者建议基金也能匿名开设,使非营利组织难以与潜在捐赠者接触。他们也没有类似私人基金会的网站或使命宣言,让非营利组织很难得知捐赠者捐款的目的。

  一些团体正在推动对捐赠者建议基金严格监管,马多夫教授也曾呼吁国会立法,要求捐赠资金必须在一段时间内转交给慈善机构,才能享有减税优惠。他在给参议院的信中写道:「此时此刻,有太多因为想要减税才捐赠的资金被无限期搁置,因为它们不受到任何义务或规範限制,这些善款永远不会被积极用在慈善方面。」加州非营利协会的首席执行官简‧马萨卡(Jan Masaoka)表示,像她这样的政策组织正讨论如何为捐赠者建议基金立法,可能将对它们採取和私人基金会相同的做法,并强制要求他们每年必须固定使用捐款。

 参考报导:the Atlantic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