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son Chandler:在中国打球是什幺样的体验?

Wilson Chandler:在中国打球是什幺样的体验?

噗通!

那是CBA的浙江广厦猛狮的第一场热身赛前一天晚上。我不记得那个村子的名字了,但我记得噗通声。我到中国还没几个月,也只去过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那个赛季我住在杭州。杭州跟上海完全是两码事,但和这村子一比,也是大都市了。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国家没那幺光鲜的一面。

噗通!

是谁在敲打我窗?要我说像有人拿石头砸窗子一样。听得久了,我才明白声音是从房间里传来的。

噗通!

我爬到窗边,拉起窗帘一看,赶紧放下了。那里有只蟑螂,拼命撞玻璃想跳出去。我还没见过这幺大的!大概有4英寸(约10.16cm)长吧。

噗通!

噗通!

噗通!

我使劲甩开窗户。我一甩开,一群巨型蟑螂都飞了出去。

Wilson Chandler:在中国打球是什幺样的体验?

中国没有能歌善舞的芒奇金人,也没有善良的女巫,但我在场上场下的各种经历,还是给我种飞越彩虹的错觉。(注:全是《绿野仙蹤》梗)

无论在大城市还是小村里,比赛的气氛跟NBA完全不同。球迷很热情,对比赛全情投入,与NBA球迷不一样。这种感觉很神奇。不过,擡头看到场馆上一片烟雾缭绕,还是很扫兴,真挺可惜的。对的,在CBA,球迷

在场馆也可以吸菸。

实际的比赛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这里竞争没那幺激烈。另一方面,我成了关键先生。

在NBA,我主要扮演角色球员。我努力促进大家打球,球队需要我做什幺,我就努力做。在中国第一场比赛中,我开始也是这幺想的。我没怎幺接管比赛,就是把球传出去,空位的时候投一个,不强行出手。不过,过了几分钟,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我拿球后,没人希望我传出来——球员、教练、球迷,都不想。

他们希望我得分。好吧。

我在内线强起上篮,冲到篮下,一对一,飞身抢篮板,出手投篮。儘管我被重点盯防,还是得了43分28个篮板。

我觉得,我简直是Durant啊!

这些比赛打下来,我能重新看待像Durant和LeBron这些球员了:每晚他们都为球队包办一切。

如果要让我当关键先生,我可不想走过场。我想当好领袖,尽力帮助球队变得更好。

我发现很多队友打比赛没什幺感觉。他们基本功不错,但没有从小打球的人自然而然形成的那种感觉。

举例来说,我要是带球突破,冲向你了,不要冲我跑过来,因为盯防你的人也到我这儿了。 切到篮下,或者跑到空位找投篮机会。他们都意识不到。

有时候,比赛中,教练会大喊一声:「传!」,球员会吓得看都不看就传出去。那名球员和队友间一定有名防守球员,他轻鬆就能抄截。我记得,有人抄到球,还很困惑地看看传出来那个人,好像说:「这是传给我的?」

我们队里有个射手。只有一个问题,他什幺时候都投,在哪里都投——无论是空位、有人盯防,急停,他都投。有时他被盖了,因为防守球员知道他要投,所以盯得紧。我告诉他怎幺做假动作,怎幺在传切、挡拆后在空位投篮的各种方法。他学到之后,场均能多得个6分8分的。

场上还少一点,但这个我教不来:化学反应。

在中国,凝聚一个队很难,因为球员没休息时间。当下,NBA很重视伤病的恢复和预防。中国可不是这样。

Wilson Chandler:在中国打球是什幺样的体验?

不比赛的时候,一天两练。合约还要求我在休息日锻鍊。忘了假期这档子事吧。他们实际上有两个赛季,第一个赛季结束后,才休息一两週的就是下一个。

之前我和一两个队友出去吃过饭,我们传我的iPhone来翻译,但没有全队出去过。这些球员甚至有宵禁,球队管得还很严。有个队友一次出去喝一杯,过了宵禁时间,于是下一场就停赛了。

不过化学反应很重要。我清楚,要是想让团队进步,必须形成化学反应。所以,有一天我找到总经理,问能否準我们一次宵禁假期,全队出去一次。她同意了。

我问队友想去哪里。不用翻译也能明白。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卡拉OK。」

我们走进这巨大的房子,没有仓库大,也差不多大。我走到前台,说我们要唱歌。他走了一会,带来20个左右位姑娘,也许翻译上有什幺误会?

他带我们到了这长长的房间,里面有个组合沙发,大得我们全队都够坐的。桌上摆满了酒。霓虹灯点缀这个房间,墙上挂着几个大屏电视。

那会,我完全不知道这是干什幺。

我们坐到沙发上,我们队和姑娘们一起。有人按个按钮,扬声器里爆出音乐。我不清楚是哪里传来的。之后他们开始唱。

说真的,我们就做了这些。他们一首接一首地唱,其余的人跟着喝彩。这很棒,因为这不只是开趴和喝酒,这是提高团队凝聚力。那晚我了解队友好多事,人人如此嘛。我们互相开玩笑,拍照片,过得很好。大家都唱了。我想,还是让他们免受我歌喉的洗礼吧。儘管摺痕怪异,不像我想的,还是我最美好的中国记忆。

之后,我们打得更像支队伍了。这不是巧合。

Wilson Chandler:在中国打球是什幺样的体验?

在中国,我经历奇怪、疯狂、意想不到的事,我很感激,因为那段时光教会我很多事。远离一切熟悉的东西,就有足够的时间思考生活中,哪些对我来说很珍重。

我意识到,我挺敏感的,但不善于表达。我保证,回家后,向我珍重的人说声我爱他们,表达我对他们的关心。能有他们陪伴,更让我高兴。不止如此,我要感激周围的人,对只认识一两天的人也是如此。

回国后,我更留心了。现在,我经常对朋友和家人说我爱他们。我去没去过的餐馆吃饭,体验新生活,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有很多人也想像我一样生活。我不能将生活等闲视之。

相关推荐